視覺。不享受
關於部落格
BL文章&圖片!!音樂!!網誌等,我只是把這裡當作可以存放東西的地方
  • 1890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☆★☆正雨的。孔吉★☆★6

「幹麻?」孔吉不太理會的逕自向前走去。 「我才要問你幹麻咧,這幾天中午你都去哪了呀?」 「去美術教室呀。」 「去幹麻?」 「要考試了你不知道嗎?」 「蛤?要考美術!?」 「我要考藝術相關科系,總得下點功夫吧?」 「那也可以吃飽在去呀...」正雨緊緊追著孔吉,「留下來陪陪我嘛...」自從正 雨傷好了以後,徐爸徐媽可是很『妥善』的『照顧』正雨,害正雨都沒有時間私會他的孔吉。 「沒有多少時間了,我要加緊準備...」孔吉沒有理會正雨的意思。 「喂...過來一下....」正雨不把孔吉的正經放在眼裡,一把就將孔吉拉到角落。 「放開啦...我趕...」孔吉沒說完的話被正雨硬生生的給吃了下去。 「我好想你...」正雨凝視著感覺像是好久不見的孔吉。扣著孔吉美味的頸子,正雨細細品嘗享用著。 「唔...別這樣....」面對正雨突如其來的攻勢,孔吉多少也無法招架。 不管孔吉說了什麼話,正雨只是恣意的吻著孔吉,久違的頸子,纖白的鎖骨,粉嫩的唇。每一樣都教他愛不釋手,每一樣都教他無法克制。「孔吉...」正雨終於在孔吉耳邊喘息著,面對著只能觀賞用的孔吉,正雨簡直無法忍受那樣的慾望。 正雨下腹的腫脹很明顯的靠在同樣火熱著的孔吉,他情不自禁的撫著孔吉羞怯而挑逗的身體,「不要....」正雨很容易就找到孔吉的敏感帶逗弄著,嬌嗔著的孔吉有著無限的嫵媚。「不要阿....」 孔吉終究還是克制的伸手推了推正雨,「為什麼...總不要呢.....」正雨停下手邊的動作只是抱著孔吉,緊緊的抱著,然後嘆了口氣。「時間可以停止就好了...」 「我...我得走了.....」孔吉輕輕掙開正雨的擁抱。 「你就這麼不想這樣和我在一起嗎....?」正雨的眼裡泛著一絲悲傷。 看著從未出現這種表情的正雨,孔吉只是搖搖頭沒說話。 「為什麼總害羞呢?」正雨問。 「這裡...是學校.....」孔吉低下了頭。 「就這麼在意這樣的關係嗎?」 「我...我得走了...」孔吉推開正雨,轉身離開。 「等等!」正雨抓著孔吉的手,「放學一起走吧...」 「嗯...」孔吉抽開正雨的手,急急忙忙的離開了。 「小吉,小吉?」女B拍拍小吉的肩膀,「你沒事吧?怎麼晃神了?」 「喔...沒有...也許有點累吧...」 「怎麼了嗎?正雨又欺負你啦?」 「沒..沒有...」孔吉拿起一張白紙,凝視著,「正雨的生日是4月17號吧...」 「是呀,小吉也是吧。大家想幫你們一起慶祝呢!」女B一邊畫圖一邊說著,「小吉想送給正雨什麼呢?」 「不知道...」也許自己什麼也給不了他吧... 「畫畫怎麼樣?」 「蛤?」 「小吉畫畫給正雨呀~」 「喔...喔....也好....」就這樣吧,這是我唯一可以給他的東西了。「對了,如果你等等有回教室的話,幫我告訴他我不舒服先走了...」 「小吉不舒服嗎?」女B好奇的看著孔吉。 「嗯...有點....」 「噹噹~噹噹噹~」打了今天最後一個下課鐘聲,孔吉還是沒有回到教室。 「那麼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,大家回去不要忘了複習,大考要到了,同學們要加油。」老師說完話以後,大家都慢慢的離開了,正雨收拾著書包。 「正雨,要不要去打球?」男A問。 「不用了,我等人。」 「侯~等小吉吼!」男B故意嘲笑著正雨。 「不可以嗎?」正雨笑笑的回答。 「哈,老公等老婆天經地義呀!」男B搭在正雨肩上說著。 「你還說!快走啦~」正雨跟他們嘻鬧著,直到人都走光了。 「喂...好了,你不走我們要走了,掰啦!」男A和男B也走了。 「怎麼還不回來呢....」正雨靠在桌子上等著。 「咦?正雨你還在呀?」這時女B走進教室。 「嗯...你有看到小吉嗎?」 「喔喔,他說他不太舒服先走了。」 「什麼時候的事情呀?」 「一小時之前吧...」 「嗯,謝啦!」 「嗶!」孔吉的手機響了。原來是正雨的簡訊。 『還好嗎?我在門外。』孔吉放下手機,閉上眼睛。 不知道過了多久,不小心睡著的孔吉醒來了。 他下意識的走到玄關一看,正雨還在那等著。 「他等很久了,去開門嗎?」尚任從後面走過來問。 「我想睡了...你讓他走吧....」孔吉兩眼無神的走回房間,活像個遊魂。 「你走吧,我弟不舒服還在睡。」 「嗯...那我走了....」 帶著疲倦和失望的正雨也顯的有些失魂落魄,究竟孔吉怎麼了呢? 「我回來了...」 「怎麼今天這麼晚?」徐爸問。 「你不用工作呀?天天這麼盯著我。」 「阿雨呀,爸是為你好。」徐媽說。 「謝謝喔,我累了,想睡了。」 「你過來。」徐爸叫住走向房間的正雨。 「又幹麻?」正雨不耐煩的說著。 「照片上的人是誰?」徐爸拿出那張孔吉和正雨的合照。 「我朋友。」 「你跟他很好嗎?」 「對啦,連這個你都要管喔...」正雨又轉身想走。 「你...你跟他什麼關係?」徐爸鼓起勇氣問了下去。 正雨聽見這個問題,先是愣了一下,「什麼關係你管的著嗎?」 「本來就算你喜歡男人我也不會管你,不過他不行。」 「為什麼?什麼時候開始連這個你都要管了?」 「總之他不行。」 「哼...不行不行,總是不順你意思的都不行就是了!」正雨別過頭去正起步。 「啪!」....熱辣辣的耳光打在正雨臉上,是徐媽。 「你用那什麼口氣跟你爸說話?他會這樣做當然有他的道理!」 「對對對,你們什麼都有道理的,幹什麼不繼續做其他有道理的事情跑回來管我?」正雨怒氣沖沖的回房,「碰!」的一聲摔上門。 徐爸緊追在後,「給我開門!」 「還沒完嗎?我拜託你們一次說完好不好?」 「你還不知道嗎?」正雨沒想到徐爸揪著他的領子,「他是你的雙胞胎兄弟!」 「碰!」正雨摔倒在地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